想冬眠zzZZZ

【讣告】

唐潋(@唐糖糖非非墨)于公元2017年4月4日逝世。谨此讣告。

截图为与其母短信交流。

愿天堂没有让你在每个夜晚辗转难息的苦痛与折磨。

 

Uzi x Zero_欠一个拥抱。

好久不见,我是失踪人口荒碎。

含舅液向/角色死亡/单箭头/一方直男
ooc是我的,牛逼自己产粮爱吃不吃[???]

——

Zero扬起手对着天花板上的荧光灯,只一瞬间便将左手握成拳再挺直了腰杆做出个伸懒腰的动作。

训练室里没有人注意到窝在电脑椅里偷闲的他。

四下张望后他才将握紧的左手在自己怀里缓缓松开,仿佛他的手掌中有什么不能被旁人瞧见的珍宝。

这一次,他确信他的左手中指指尖在消失,他都能从半透明的指尖后面看到自己的卡通棉拖鞋。

Zero想了想给Insec发了短信,发完后就盯着自己的手指看。那双骨节清秀好看的手此刻如同未完成的画作一般,只剩下被涂抹过的痕迹。他伸出右手去捏了捏自己的左...

血肉之躯。一个强行写梗的小段子。

主狗蛋,舅液有。

梗是好梗,被我写糟蹋了。
短短的 随便看看吧
全世界都说中文系列。
准备复健写舅液!

1.
Zero退役了。
伤病退役。

2.
兮夜低头看着自己放在键盘上的手指出神。他刚才看见Zero的左手了,中指无端短了一小节却没有任何伤口和疤痕,皮肤光滑骨节浑圆,仿佛那里天生就缺失了什么。

太可怕了。那节手指就那样消失不见了,谁也不知道它到底怎么了。

Zero是回基地来收拾自己的东西的,事情有些太突然了,而他分明还没做好要从俱乐部搬出去的打算。他看到兮夜在他绕起键盘的线的时候一直盯着看,有些尴尬的别了别身子将那个突兀的缺失隐藏在身后。
兮夜这才回过神,小鹿一样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像是有什么在闪动...

Uzi x Zero_我要做你男朋友。

刚好是LOFTER第77篇文章的七夕贺文


又名:《住我楼下的简先生》

·傻白甜 你们不就是喜欢傻白甜嘛!!没有糖就说我虐啦虐啦的!搞事使我快乐啊!


学生设定


——


BGM:sunshine+ KBShinya - 我要做你女朋友


——


或许这就是一种吸引力,无法阻止我喜欢你

爱情就像白巧克力,咬一口甜蜜


——


列表里那个仓鼠斗篷的头像灰了好几天,简自豪几乎到了只要看到好友的头像上带着点橘色都兴高采烈的觉得是那个人又上线的地步。随之而来的是误认的失落感。

他打...

Uzi x Zero_肤。《Love me like you do》番外

玩具车遥控车玩具玩具遥控车

这个真的是遥控车


试着学习一下用图链的方式,这样再有小伙伴翻就不会说我网盘链接打不开啦。


肤。Skin


能不能打开求告知一下!


嘻嘻,把偷偷摸摸给我Q的车车这样发出来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Uzi x Zero_我好想你。Zero生贺。

我老是记不住瓜皮辅助到底几号过生日...。

算了我写完了就发了吧,不然明天我可能中午才会睡醒。


又是一年瓜皮辅助的生日,去年的河图今年再拿来用可以吗...。


“你想Zero吗?”

想有什么用呢。

 


“Surprise!”

Zero像是从沉睡中惊醒猛然,纸质小礼花在耳边炸开的声响让他忍不住睁开双眼,入眼的却是悬挂在屋里的浮夸的彩带和色彩缤纷的气球。

发生什么了——

当他扭过头看到Uzi那张堆满了邀功般笑容的肉乎乎的脸时,脑海中才断断续续的有了线索般的讯息。

Uzi笑起来还是那么可爱,像是有鸡腿吃一...

Uzi x Zero_Love Me Like You Do。

玩具车,遥控车,玩具玩具遥控车。


玩个大的。


 “BDSM”仅D/S(支配/臣服)


——


警告:

BDSM相关,较为重口不适退散。


没开起来,我实在不会写这种题材,因为我本身不爱好这种......SM什么的我真的接受不来,而BDSM多数讲究被施虐的过程,各种play......对不起我就算是老司机也真的玩不来,我是个很温柔的人,真的,看我真诚的眼睛。


——


休息室只剩下Uzi和Zero。


这很怪异,两个不同战队的选手却在同一间休息室中,独处。


Uzi嘬饮着盒...

Uzi x Zero_巧克力要放进冰箱里。


迟了的儿童节贺文

——

“我超级喜欢那盒巧克力的!但是它就那么化在盒子里了!!!”

简自豪挥舞着手中的勺子,那双小眼睛瞪得老圆老圆的,像是有人在比赛上抢了他的五杀一样。

王柏勤皱了皱眉,不动声色的把飞溅在自己胸口上的融化了的冰淇淋用纸巾抹去。这件格子衬衫应该比那份哈更达斯贵多了,也比简自豪口中那盒融化了的巧克力贵多了。可是他还是没有说什么,因为他知道,如果这时候不安静的听简自豪抱怨而是再怼他一句,恐怕他今天早上起床就莫名美妙的心情会毁于一旦。

虽然已经被毁的差不多了。

听自己的好友抱怨这种事,永远不要逆着他的意。

这事王柏勤以前年轻的时候干过的次数多了去了,但是这不意味着他现在想...

Uzi x Zero_穿心箭_[4]

好久没感受那种大半夜躺在床上拿着手机码字到凌晨三点的感觉了。
上一次大概还是去年的五月。
怀念那个时候我的热情,还有我发的好吃的或不好吃的粮,我开的有人上或没有人上的车。
然而现在我只是一个过气低产咸鱼。

而且更悲伤的是我发现这篇文越写越和初衷不一样了。
最开始只是想写"精神体"这个萌萌哒的东西,Uzi的藏獒"狂小禹",Zero的浣熊"蛋宝"。
然而现在发展到诡异的不行的地步...。
因为我写东西不列大纲的(因为从来不想写偏长的东西),基本都是想到哪就写到哪,非常的不专业。我看别的想伙伴都是写大纲啦改大纲啦,而我只是写一篇长一点的作文而已[。]...

Uzi x Zero_温暖躯壳。楔

你们的月更碎来了
什么梗最后说嘿嘿嘿w
连载全都只填了一两铲土就又挖新坑哈哈哈哈哈哈而且还月更哈哈哈哈哈哈
...别掉粉啊[.]

——

我忘记自己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了,尽管我有点厌恶这样的自己。
僵硬,苍白,无所事事。
这其中不那么糟糕的大概是我还不那么干瘪,否则双眼凹陷的样子我可一点都不喜欢。虽然我一直想减肥。

可是哪有死人会减肥呢。胸膛里的那东西没有鼓动,当然算是死人吧。
或者说,谁会在意僵尸的身材怎样呢,我猜你可不会因为某一个僵尸长着帅气的五官,唇色苍白让你心生怜惜,你就想冲上去把自己当成一顿美餐献给你中意的僵尸先生,"哦吃了我吧sweetheart,我是你的。",这听起...

©想冬眠zzZZZ | Powered by LOFTER

可能你已走进别人风景 多希望也有星光的投影